bet36游戏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小 说 >> 内容

《陕北女人》连载三

作者:如雪 录入:如雪 来源:原创  时间:2015-12-25 8:37:39 点击:

 《陕北女人》连载三

   当春天带着它特有的新绿出现时,满眼的绿色如潮水般涌来。这绿色温暖着人们的视线。在和煦的春风中,山洼地里的桃花,悄然绽放了。粉红娇艳的花儿,惊喜着人们的目光。走在松软的泥土地上,才知道生命是如此地厚重。

    慧琴没能如妈妈所愿考上大学,经过村里推荐,她当上了王家沟的民办教师。

    因为慧琴的妈妈识文断字,又加上人爱干净,每次来村里检查工作的干部们,都被安排在她家吃饭。

    这一天,家里来了乡长,还有一同来检查工作的两位同志。

    慧琴放学回到家,见炕上坐着吃饭的干部,礼貌地上前打招呼:叔叔好!

    这是谁家的女子?看到漂亮、娇美的慧琴,乡长的眼睛直直的,一动也不动了。

    是我家的大女儿,她叫慧琴。桂花回答乡长的问话。

    今年多大了?在上学吗?有婆家了没?一连串的话从乡长的嘴里冒了出来。

    她去年高中毕业,在我们村当民办教师,还没找到婆家。桂花耐心地回答着乡长的提问。

    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慧琴真搞不明白,乡长为什么一个劲地说好呢?是当民办老师好呢?还是没有找到婆家好呢?说话怎么这么怪呢?她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 两天以后,慧琴终于知道乡长那天为什么一个劲地说好了。原来,他想让慧琴给他当儿媳呢,乡长让村长当说客,来给保媒。

    桂花,这可是难得的好人家呀。乡长的儿子虽然腿有残疾,但人家有正式工作。乡长说了,等结婚了就让慧琴去乡里教书,转为公办教师,这是多么好的机会呀。

    他叔,乡长家庭是不错,但那个孩子腿有残疾,我家慧琴怎么能找一个这样的人呢?桂花明显的不满意。

    妹子,我给你说,人家要是没有残疾,会找个乡下女子?有工作的不是到处都有吗?

    你容我和他爸爸商量一下,看他的意思是甚?”“我知道,你家是你说了算,乡长可等我的回话呢,你要尽快给我个话,我好给乡长交差。

    好吧,两天后我给你回信吧。

    看着村长离开了家,慧琴终于忍不住发怒了。妈妈,你问我爸爸什么意见,你咋没想到我的意见?

    你的意见?你有什么意见了?婚姻大事是父母说了算,凭甚还得听你说了?

    凭甚?是给我找对象了,我不同意,就不行。慧琴的倔强,妈妈是知道的。

    自古以来,婚姻都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还能由了你不成?

    现在是什么年代了,还信这个?现在是婚姻自由、恋爱自由。

    话是这么说的,你看咱村的女娃娃们哪个是自己做主的,不都是老人给做主的吗?

    妈妈,我可给你说,那个瘸子,我宁死不嫁。说完话,慧琴甩门而去。

    当桂花把村长给慧琴说媒的事告诉自己男人时,慧琴的爸爸表现出极大的热情。

    人家爸爸是乡长,男孩子也有正式工作,腿有点残疾怕甚了?

    女儿不同意,那咋办?桂花无奈地说。

    婚姻大事都是大人说了算,能听娃娃的了?

    尔格( 尔格:现在)不是咱们那个年代了,娃娃的意见也关键了。

    当了乡长的儿媳,就能转成公办教师,多好的事情。慧琴又不是憨憨,她愿意一辈子呆在农村?

    那你等女儿回来,你说吧。你的女儿很犟,我是管不住了。

    等慧琴听到父亲的意见时,她是一百个不同意。

    你们别想那美事,我不会嫁给那个瘸子。现在是新社会,你们还能把我绑去成亲不成?

    你个死女子,上了几天学,翅膀硬了,大人说话都不听了?你想干甚了?父亲大声地对慧琴吼叫着。

    我甚也不想干,反正不会嫁给那个人,你们就别瞎操心了。

    我和你爸爸也是为你好。要是和乡长的儿子结婚了,以后享不尽的福,总比呆在农村强吧?看着慧琴不同意,妈妈抱怨说:我嫁到你们高家,给你们当牛作马的,为了供你上学,吃了多少苦,受了多少累。原指望你能考上大学,离开农村,给咱家争光,没想到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,学也没考上。妈妈说着,伤心地哭了起来。慧琴听到妈妈的埋怨,心里也是一阵阵地难过。

    是她让妈妈失望了,她是妈妈全部的希望,可是最终她让妈妈的希望破灭了。和乡长家的儿子成亲,慧琴无论如何不能答应,她心里有人了,她的心里只有宇鹏,任再好的条件,她都不会答应。面对家里的态度,她该如何是好?慧琴给宇鹏捎了话,让他找人来说媒。

    两天后,桃花村的白媒婆出现在慧琴家里。说起这白媒婆也算方圆几个村的一个知名人物,她能把死人说活,能把活人说死,靠着一张说嘴成了专职的媒婆,请她也是不容易的。

    哎哟,我的亲妹妹,多时没见,咱家慧琴就出落成一个大美女了,慧琴长得和妹妹你真象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。你看那眉眼,毛个闪闪、亮个晶晶,你看那头发,黑个蛋蛋、顺个溜溜,你看那身材,苗个挑挑、匀个称称,咋看咋好看。妹妹,这慧琴可是和你像神了……

    听着白媒婆的夸赞声,桂花的心里象抹了蜜,从里到外地甜。他婶子,看你说的,咱女子从小长在农村,没有见识,能好到哪里么。

    看你说的甚话,慧琴是上了学堂的,有文化,模样俊,那还不是打着灯笼都难找吗?

    他婶子, 这次来是说谁家的娃娃了?慧琴妈妈着急地问。

    我是给桃花村老村长家的儿子宇鹏说媒的,你肯定知道吧?

    就是死了的那个老村长?

    说对了,他儿子长得可俊了,还在县上上过高中。

    他爸爸死了,听说欠下好多外债,家庭情况也不好。

    看他婶子说的,困难是暂时的,人家娃娃可勤快了,以后会过上好光景的。

    你先回去,等我和慧琴她爸商量了再给你回话。慧琴妈妈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 白媒婆扭着水蛇腰离开了慧琴家。

    当慧琴妈妈将白媒婆说亲之事告诉慧琴爸爸的时候,老头子一下子火冒三丈。就他家那份光景,还想说我家的女子了?门也没有,死了那份心吧。穷的叮当响,我把女子推进黄河也不让和他们家结亲……

    看你说的难听不?不愿意,给个回话就是了,说那些没用的做甚了?

    等慧琴放学回到家,妈妈把白媒婆来说媒的事告诉了慧琴。你爸爸说什么也不同意,他们家那么穷,还是跟了乡长家的儿子强。

    除过宇鹏,我谁也不嫁,你们看着办吧。慧琴只说了一句,就再也不说话了。慧琴妈妈知道自己女儿很倔强,只好默不做声。

    过了两天,村长来到慧琴家问回话,慧琴妈妈为难地告诉村长,女儿不同意,这亲事恐怕不能答应。毕竟是新社会,总不能把女儿绑去结婚吧。村长听了慧琴妈妈的回话,只得回了乡长。乡长听说后,一张本就黑的脸更是阴的可怕。

    虽然拒绝了乡长的儿子,但对于女儿和宇鹏的亲事,慧琴的父母坚决反对。他们也是出于对自己女儿的爱,嫁给一个一贫如洗的人家,以后是会受罪的。谁的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幸福?谁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有一个好的生活?但主意已定的慧琴铁了心要嫁给宇鹏。

    五月是桃花村最美丽的季节。漫山遍野的槐花开满了山山洼洼,空气中到处飘浮着槐花的清香,一串串雪白的槐花是槐树给乡村人的馈赠。因为槐树极易成活,而且耐旱,因此,黄土高原上,只要有山的地方便能见到槐树,有些地方整个山上全是槐树。每到五月,这里便成了花的海洋,真可谓:人间五月芬芳尽,满树槐花始盛开。

    槐花不仅给山村带来了美景,初开的花朵也是人们一段时间的美食。

    这一天,宇鹏的妈妈吩咐儿子去采些槐花回来。每到槐花盛开的时候,村里人都用槐花拌面蒸着吃,或是用槐花包包子,孩子们吃的是那么香。

    走到山上,宇鹏望着王家沟的路想起了慧琴,不知道慧琴现在在干什么?周末了不用上课了,会不会也在采槐花呢?宇鹏想起慧琴心里是一阵阵地思念。好久没见到慧琴了,前些日子白媒婆说亲回来,再也没露面,看来慧琴的爸妈是不同意这门亲事了。想到这些,他一阵揪心。

    等他采好槐花,提着筐子下了山,刚到公路上,突然远远地看见路上匆匆忙忙地走来一个人。是慧琴!他心里一阵狂喜。慧琴也看到了宇鹏,加快步子跑过来,一下子扑在了宇鹏的怀里。宇鹏哥,我好想你……

    搂着慧琴,宇鹏满心地喜悦。慧琴,你咋来了,你妈妈让你来我家吗?

    你这个憨憨,我是偷着跑来的,我给他们说要去秀莲家了,秀莲找我有事,妈妈才批准我出来的。

    你一个人路上敢走了?

    想着你什么都不怕了。慧琴说着抬起水灵灵的眼睛,就是这双眼睛让宇鹏无法忘记。慧琴不但人长得美,心地也善良。

    宇鹏哥,咱们在山上坐一会吧,我想和你拉拉话。

    走,我也想和你拉话哩!憨厚的宇鹏拉着慧琴的手走向槐树林……

    五月的桃花村笼罩在淡淡的花香中。

    坐在槐树下的宇鹏和慧琴低低地呢喃着。

    宇鹏坐在地上,慧琴依偎在宇鹏的怀里。慧琴,要是家里执意不同意咱们的婚事?你说,咋办?宇鹏愁眉苦脸地问。

    没事,现在是新社会了,爸爸、妈妈总不能强迫我吧。我生是你的人,死是你的鬼,谁也别想把我们分开。看似柔弱的慧琴倔强起来也是毫不含糊。

    你要好好和家里人沟通,不要和家里人闹翻了,老人养大我们也不容易。

    你放心,我会慢慢做他们的工作。

    老人的想法也有道理。我父亲去世后,所有的重担全压在我的肩上。弟弟宇飞马上要考高中,妹妹兰兰也要上初中,两个人在县城念书,花销那么大,这些钱从哪里来?我也很犯愁。一直以来,宇鹏都在家庭的重压下艰难地生活,对慧琴父母的执意反对,说心里话,他是能够理解的,自己家穷,慧琴来是要吃苦的。

    看着愁眉不展的心上人,慧琴很心疼:宇鹏哥,你别急,日子会好起来的,等我们结婚了,我也有一双手,不怕日子过不好。慧琴满怀信心地憧憬着。

    听到慧琴的话,宇鹏似乎开心了许多。一个女孩子都有这样的心胸,何况他是一个男人?如果不能让慧琴过上幸福的日子,怎么能对得起她对自己的一片真情呢?

    宇鹏看着慧琴,心被柔情填满。慧琴,放心吧,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。

    嗯,我相信你……寂静的槐树林只有他们两个在悄悄地说着知心话。微风轻佛,一对幸福的人儿在尽情地享受着爱的甜蜜。

    灯锅锅点灯半个炕炕明

    烧酒盅盅挖米不嫌哥哥你穷

    茅庵庵的房房、土的炕炕

    烂大了个皮袄伙呀么伙盖上

    雪花花落地化成了(那个)水

    至死了(那个)也把哥哥你(那个)随

    咱二人相好一呀一对对

    切草刀铡头不呀么不后悔

    ……

    远远地传来一阵阵的信天游,歌声在山谷间久久地回荡着……

作者:如雪 录入:如雪 来源:原创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bet36游戏_app下载_bet36体育游戏_首页_bet36 365正版网址网[www.cuipingwx.org.cn] ©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主办: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: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-1